宜兴市残疾人联合会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自强模范风采
宜兴残疾锁匠演绎自强人生
浏览次数:发布时间:2018-10-17

 

他的苦难从七个月开始,小儿麻痹这个“恶魔”缠上了他,从此,在原本可以奔跑玩耍的年龄,他没有了健硕的双腿,因家境清贫,念到初一就无奈辍学,腿脚不便,在一般人的思维里,他只能靠别人帮助而活;然而,现实中,他却靠自己的努力,走出了一条自强之路,并帮助了别人。他叫毛建强。

初一辍学后,毛建强16岁,想着未来的路怎么走。因为自小就喜欢捣鼓,他动手能力很强,且脑子灵活,渐渐的,一条路在他心里清晰起来。“荒年饿不死手艺人”,毛建强决定学门手艺,但一瘸一拐的残肢,他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去学木匠、泥瓦匠,老母亲说:“学皮匠吧(修鞋)。”毛建强应诺了,想着自己腿脚不便,常年坐在那里修鞋子挺适合自己的,只要能养活自己就行!

看着一贫如洗的家,毛建强想尽快地掌握手艺,好挣钱贴补家用,他自己买来修鞋工具一个人在家琢磨,就这样,他没有拜师,愣是靠着一股子钻劲和聪明,无师自通,学会了修鞋补鞋的技艺。先是在村口的一个小店旁,摆了一个修鞋摊,冬天寒风呼啸呵气成冰,夏天毒辣的阳光炙烤,风里雨里他苦苦支撑着,再苦再累,他从来没有退缩过,每天有一、二元的收入了,当他把钱交给母亲时,看着母亲欢喜的眼神,他倔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后来,毛建强的修鞋摊从农村摆进了城里,当时的县农机厂是县里首屈一指的大厂,效益好,工人还有劳保皮鞋发,市面肯定大,头脑活络的毛建强就瞅准了这个“风水宝地”,17岁那年,毛建强的修鞋摊正式在县农机厂门口“安家落户”,收入也是翻了番。

八十年代后自行车大量涌现,中国成为了自行车王国,修鞋虽然生意好,但修双鞋一、二元,收入微薄,毛建强是个“爱折腾”的人,他决定改行修自行车。修鞋到修自行车,完全是两条平行线,技术不在同一范畴里,但毛建强认准的事偏要执着地做下去,又是自学,家里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,被他“折腾”来“折腾”去,拆了装,装了再拆,如此反复,他居然在较短的时间里掌握了修自行车的技术,搭建一个铁皮棚子,开始营业了。第一次修好车,接过顾客递过来的十五元钱时,毛建强的心里甭提有多激动了!

毛建强修自行车手艺好,人情,乐于帮人,自行车打气,修气门芯,他从不收钱,他的口碑一传十,十传百,越传越好,他的生意也越做越好。

看着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的一幢幢新楼房,新小区,毛建强心里又开始“不安分”了,生活条件好了,大家要住洋房,开汽车,自行车以后肯定要逐渐淘汰,该动心思换行当了。每家每户除了住宅外,还有汽车、保险柜,都离不开锁,嗯,当锁匠,应当是个长久的行当。

开锁是一门特殊的技艺。因为担心心术不正者借机走歪路,开锁师傅一般不会将技术轻易外传。所以毛建强也找不到师傅,只能自己琢磨。

“技术不是一步登天,是在顺其自然中,一通百通,样样通。”毛建强这样评价自己,确是这样,技术是在量变中求突破,融会贯通后,一切就变得得心应手了。修自行车的时候,毛建强就顺带着做配钥匙的活,所以当锁匠也是功到自然成。

但是,要当好锁“医生”,真不是件容易的事,锁的技术在不断创新,修锁匠的技术也要与时俱进。他和专业的门锁经营户都有联系,只要有新的锁来了,都会及时通知他,他会拿来各式各样的锁,摆在屋里研究,有时半夜,睡梦中还在琢磨,醒来就睡不着了,他就掏出锁来再研究。毛建强,还爱和一些修锁的行家讨论技术,在不断的学习与研究中,他的眼界也开阔起来。毛建强说:“你不知道,一把新式锁被打开的一刹那……那种感觉真是难以言说!”他有一次研究一把新式锁,好几个小时,最后锁被打开了,高兴得真是手舞足蹈,晚上还喝了点小酒庆祝呢。

毛建强对付各式各样的锁,有他的“独门秘笈”,就是他自行制作的各种工具:卡璜钳、剪齿钳……那些小巧的工具做工精细,你可别小看它们,很多难“侍弄”的锁,就是凭借着这些自制工具,才得以手到病除,解了人家的燃眉之急。

茶东新村,一粗心的业主,煤气灶上炖着鱼头,人就上江阴去了,十点多,隔壁人家闻到焦糊味,报警,110请来毛师傅,开锁,开门,厨房的一砂锅鱼焦黑一片。

风雨交加之夜,有人电话求助,不慎将一名孩子锁在车里,毛建强十万火急赶到,顾不得风雨,53岁的毛建强趴在湿滑的地上,以尽快的速度打开了锁,当母亲抱起女儿时,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,连声说着“谢谢谢谢!”

在宜兴市宜城街道居民高先生家中,保险箱“闹情绪”,锁“医生”毛建强趴在地上,像医生看病一样为一只保险箱“诊断”。这情形,颇有点外国大片特工的味道。经过一步步故障分析,毛建强终于发现该保险箱电子锁的锁芯为铝质材料,时间久了老化,造成弹子失灵。找到症结,毛建强拿出专用工具开始“治疗”,耐心地将锁芯一一盘活。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努力,故障终于被排除。

这样的事每天要发生多次,那本《联动开锁意见反馈登记本》,记录最多的一天毛建强要外出开锁6次,你别小瞧了每一次的“出诊”, 毛建强跑进跑出,最远的在几十公里外的乡镇,一个双腿残疾的人要爬五楼、六楼,有时一天要好几次,这样的艰辛作为常人难心想象,但毛建强一干就是18年,他说:开锁没有时间概念,有时半夜接到求助电话,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,“人家相信你,肯定是有困难,我必须像110出警的动作那样迅捷!”

    “上门神速,服务优秀;技术高超,工作认真;人好,服务态度更好……,”那本《联动开锁意见反馈登记本》上记录着客户的对他的评价,客户的满意是对他的最好褒奖。锁匠是个特殊的职业,要有特殊的职业操守。毛建强说,他为客户开保险柜,打开后都只是拉开一条缝,从来不看里面放了什么东西。1997年,毛建强成为第一批市公安部门专门聘请的110特约开锁员。18年来,毛建强每年为民服务千余次。工作中,他严格按照规定,查看相关证件,详细登记,情况有疑问者婉拒,证件不全者不开。

(路敏)